我的位置: 問法百科 >查看詞條
由專業人士共同編寫的法律百科,已有107,935個用戶參與,共213,944個詞條。

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 編輯詞條

基本釋義

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

快三破解器app www.ylvbj.com 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214條的規定,是指銷售明知是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銷售金額數額較大的行為。

編輯本段

詞條詳解

一、罪名變遷

《刑法》第214條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是依據人大常委會1993年2月22日《關于懲治假冒注冊商標犯罪的補充規定》而設立的一個新罪名。

《關于懲治假冒注冊商標犯罪的補充規定》于1993年2月22日第七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三十次會議通過,1993年2月22日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令第七十號公布,自1993年7月1日起施行。直至1997年我國《刑法》中才明文規定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2004年12月22日,根據《刑法》的規定,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檢察院出臺了《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侵犯知識產權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其中第二條、第九條明確了我國刑法關于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中“銷售金額”所含的內容及“明知”的幾種具體情形。2007年4月4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又公布了《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侵犯知識產權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細化了銷售假冒注冊商標商品的單位犯罪等規定及其他侵犯知識產權犯罪行為的相關規定。

 二、相關概念辨析

1、注冊商標的概念與特征。

所謂商標,是指由文字、圖形或者其組合等構成,使用于商品,用以區別不同商品生產者或經營者所生產或者經營的同一和類似商品的顯著標記。商標在生活中通常被人們稱為“牌子”,一般被附注在商品、商品包裝、服務設施或者相
關的廣告宣傳品上,設計成顯著而醒目的樣式,成為消費者認牌購物的消費指南,同時也成為經營者品牌戰略的營銷手段。根據《商標法》第8條的規定:任何能夠將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組織的商品與他人的商品區別開的可視性標志,包括文字、圖形、字母、數字、三維標志和顏色組合,以及上述要素的組合,均可以作為商標申請注冊??杉?,根據構成方式進行分類,商標可以分為文字商標、圖形商標、組合商標等各種類型。

《商標法》第3條的規定對什么是注冊商標作出了明確:經商標局核準注冊的商標為注冊商標,包括商品商標、服務商標和集體商標、證明商標;商標注冊人享有商標專用權,受法律?;?。本法所稱集體商標,是指以團體、協會或者其他組織名義注冊,供該組織成員在商事活動中使用,以表明使用者在該組織中的成員資格的標志。本法所稱證明商標,是指由對某種商品或者服務具有監督能力的組織所控制,而由該組織以外的單位或者個人使用于其商品或者服務,用以證明該商品或者服務的原產地、原料、制造方法、質量或者其他特定品質的標志。集體商標、證明商標注冊和管理的特殊事項,由國務院工商行政管理部門規定。因此,《商標法》第8條中所規定的各種類型的商標均可提請商標注冊,從而成為國家認可的注冊商標。
然而,在《刑法》第214條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中并未對什么是商標或注冊商標予以明確規定,因此,在具體適用時,該概念一般參照民、商事法律的規定。根據注冊商標在民、商事領域中的分類,《刑法》應當對銷售假冒商品
商標、服務商標和集體商標、證明商標等注冊商標商品的行為予以處罰,無論這些注冊商標是由文字、圖形、顏色或其他形式組成。當然,在適用刑法進行判斷時,必須對注冊商標的信息予以全面掌握,這是由于注冊商標的“要式”權性
質所決定的。
(1)專有性。商標權具有專有性,其他任何單位及個人非經注冊商標所有人的許可,不得使用該注冊商標。
(2)時間性。商標權具有時間性,是一種有期限的權利,在有效期限內才受法律?;?,超過有效期限,商標權即終止,不再受法律?;?。我國《商標法》第38, 39條規定,注冊商標的有效期限為10年,并可續展。
(3)地域性。商標權具有地域性,這是由商標權的國內法性質所決定的,未在我國境內注冊登記的商標并不受現有刑法的?;?。

2、《刑法》中商品、產品、物品、貨物等概念的區別。

商品是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的核心概念之一。在政治經濟學中,對于什么是商品有著三種不同的定義:商品是為交換而生產(或用于交換)的對他人或社會有用的勞動產品;商品是用來交換的勞動產品;商品是經過交換且非進入使用過程的勞動產品。在會計學中商品又有不同的定義:所謂商品是指商品流通企業外購或委托加工完成,驗收入庫用于銷售的各種商品。從生活實用角度看,商品一般是指能夠以一定對價購買的,具有一定使用價值的物品。然而在法律層面,特別是在刑法層面,有權部門并沒有給出一個權威的商品定義,學界對于商品的概念理解也不盡相同。概念的模糊不僅是理論研究的栓桔,也是實務操作的障礙。
 (1)產品(product)。在經濟學中,產品是指能夠提供給市場,被人們使用和消費,并能滿足人們某種需求的任何東西,包括有形的物品、無形的服務等。產品與商品的概念雖相似,但如把產品理解為商品是不確切的。這兩個概念的區別在于,商品是用來交換的產品,商品的生產是為了交換,而當一種產品經過交換進入使用過程后,就不能再稱之為商品了;當然,如果產品又產生了二次交換,那么在這段時間內,它又能被稱之為商品了。6然而這兩個概念在《刑法》中是模糊的。以《刑法》第三章破壞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秩序罪的第一節“生產、銷售偽劣商品罪”為例,在第一節中將該節的所有犯罪概括為生產、銷售偽劣“商品”罪,然而第140條卻設定了生產、銷售偽劣產品罪。筆者認為,這是一種立法技巧,是為了避免類罪名與具體罪名產生重復而造成歧義,同時也表達了立法者認為在刑法中這兩個概念是近似的,無需區分。從刑法中涉及“產品”、“商品”概念的罪名來看,實際上確實也沒有區分的必要。
 (2)物品(item)與貨物(cargo)。物品與貨物在《刑法》中是有細微差別的?!緞譚ā返?53條走私普通貨物、物品罪中,將貨物與物品置于并列位置,顯然表達了貨物與物品在《刑法》中的差異性。然而遺憾的是,《刑法》或司法解釋同樣未對這兩個相關概念進行具體的闡述。物品是生產、辦公、生活領域常用的一個概念,一般指與辦公、生活消費有關的所有物件;貨物則是交通運輸領域及商事領域中常用的概念,通常是指以出售為目的的物。然而,物品與貨物這兩個概念在《刑法》中的理解顯然應與通常理解有所不同,畢竟《刑法》第153條是將其作為兩個并列的概念同時規定在同一罪名條文中的,因而它們之間不應存在包容或交叉關系。概念的模糊往往會對司法實踐造成障礙,如上海市人民檢察院第一分院于2004年對口籍被告人奧田·昌德(OKUDA MASAYOSHI)以走私普通貨物罪提起公訴,理由是其以販賣為目的,利用手提箱攜帶數十只價值數萬元的名牌手表及打火機進入中國海關而未申報,然而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則最終認定罪名為走私普通物品罪。顯然檢法雙方對于“物品”、“貨物”的理解是不同的。但無論物品與貨物的概念如何界定,筆者認為這兩個概念與商品概念的區別僅在于特定的物在不同領域的表達習慣不同,如在銷售場合偏好于使用商品概念,在商事領域大宗交易或物流領域則偏好于使用貨物概念,而意不在概念間的彼此區別。

三、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構成要件

1.本罪的主體

本罪的主體要件為一般主體,即自然人和單位。自然人如果達到刑事責任年齡且具有刑事責任能力,實施了故意銷售假冒注冊商標商品的行為的,就可以構成本罪。單位犯本罪的,實行雙罰制,即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照刑法第214條與第220條的規定處罰。

本罪屬于侵犯知識產權犯罪,除個人犯罪外,在實踐中單位實施該犯罪行為的情況也十分常見,如對于單位實施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的行為不予評價,則將無法很好打擊此類犯罪,保障相關權益,也勢必將促使更多行為人以單位形式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以規避犯罪的風險。鑒于單位實施侵犯商標權行為的現象在社會上己十分常見,《刑法》因此對單位實施此類犯罪的予以了專門規定一一《刑法》第220條規定:單位犯第213條至 219條規定之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照刑法各該條的規定處罰。

2.本罪的主觀方面

本罪的主觀方面要求為故意,其核心為要求行為人“明知是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

一是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明知”的認定。
根據2004年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侵犯知識產權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等規定,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認定或推定為“明知”:

(1)知道自己銷售的商品上的注冊商標被涂改、調換或者覆蓋的;

(2)因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受到過行政處?;蛘叱械9?a href="/wiki/term-372.html" target="_blank">民事責任、又銷售同一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的;

(3)偽造、涂改商標注冊人授權文件或者知道該文件被偽造、涂改的;(4)行為人曾被有關部門或者消費者告知所銷售的是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的;

(5)銷售商品的進價和質量明顯低于被假冒的注冊商標商品的進價和質量的;

(6)從非正常渠道取得商品后銷售的;

(7)根據行為人本人的經驗和知識,知道自己銷售的是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的;

(8)其他能夠推定行為人知道是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的情形。

二是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是否需以營利為目的。

在《刑法》侵犯知識產權罪一節中,僅有侵犯著作權罪和銷售侵權復制品罪規定要“以營利為目的”,其余各罪均未規定要以營利為目的,為此在理論中對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是否應具有“以營利為目的”,存在爭議。筆者認為,雖然不能否認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乃至整個侵犯知識產權罪在主觀目的上較多的是“以營利為目的”,但也不能絕對排除抱有其他目的的可能。以侵犯知識產權罪中的侵犯著作權罪為例,行為人實施該行為可能僅是為了自己在學術上的成果而不論是否營利;又如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除了營利外,也可能是為了故意銷售質次商品以達到低毀他人商譽的目的,如一味要求“以營利為目的”,則可能對?;け咀锏目吞宀煥?。此外,針對侵犯知識產權罪,國際上普遍對主觀上是否“以營利為目的”不作規定,這樣做是為了最大程度地對知識產權整體進行?;?。因此,就本罪而言,在主觀上不應規定“以營利為目的”,而現行《刑法》未規定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在主觀上需具有“以營利為目的”,無疑是正確的。

3.本罪的客體

本罪侵犯的客體為國家對商標的管理制度和他人注冊商標的專用權。商標專用權是商標權人依法對自己已注冊商標的專有使用權,它構成我國商標管理制度的主要內容。我國商標法明確指出要?;ど癱曜ㄓ萌?。對商標專用權的侵害,可表現為生產或制造假冒商標、銷售假冒商標等,而在現實生活中,較多的是銷售明知是假冒商標的商品,這些行為都侵害了注冊商標的專用權,而且銷售明知是假冒商標的商品,在客觀上使得大量的偽、劣、次產品投入市場,對名優產品及其他同類產品造成沖擊,造成消費者難辨真偽、上當受騙,嚴重的還會給消費者的身體健康、生命安全造成威脅,嚴重地損害了消費者的合法利益。

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雖然自己本身并沒有生產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但其行為使假冒他人注冊商標的商品直接流向消費者,危害了消費者的利益,同時在經濟上支持了假冒他人注冊商標的犯罪分子,使犯罪分子心理上得到強化,因此,《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 38 條明確規定,銷售明知是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屬于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行為之一。本罪的犯罪對象是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這種商品多屬偽、劣、次甚至有害物品。所謂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即必須是未經注冊商標所有人許可,在同一種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的商標的商品。如果故意銷售的商品是假冒非注冊商標偽商品,或者與注冊商標的商品不屬于同一種,就不能構成故意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

4.本罪的客觀方面

本罪在客觀方面表現為行為人非法銷售明知是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銷售金額數額較大的行為。

(1)銷售的商品系未經商標權利人許可制造的商品。
 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顧名思義,銷售的系未經商標權利人許可所制造的商品,即偽造的商品。注冊商標具有排他吐、獨占性、唯一性等特點,屬于注冊商標所有人所獨占,受法律?;?,任何企業或個人未經注冊商標所有權人許可或授權,均不可自行使用,否則將承擔侵權責任。因此,如銷售無商標權利人授權而擅自制造的商品,則可能構成本罪。所謂銷售,是指以采購、推銷、出售或兜售等方法將商品出賣給他人的行為,包括批發和零售、請人代銷、委托銷售等多種形式。無論行為人采取哪一種形式,只要銷售金額數額達到較大,即構成本罪。值得注意的是,這里所銷售的商品不應是自己生產、制造或加工的商品。倘若銷售的不是假冒他人注冊商標的商品,如是沒有商標的商品,或者雖有商標但不是注冊商標的商品,或者雖有注冊商標但不是他人而是自己的注冊商標的商品,或者雖有他人注冊商標但不是使用在與該商品相同的商品上的注冊商標的商品等,則不構成本罪。如果行為人在自己的商品上假冒他人注冊商標之后又加以出售,構成犯罪的,則分別觸犯了兩個罪名,兩者之間具有吸收關系,應擇一重罪從重處罰。但從二者的法定刑來看,兩者處罰相同,難以說出誰輕誰重??悸塹較奐倜八俗⒉嶸癱甑納唐返男形?,是其假冒商標行為的后續及延伸,因此,對假冒商標后又加以出售的,以假冒注冊商標罪定罪為宜,處罰則應從重,不能數罪并罰。如果與假冒注冊商標的犯罪分子事先通謀,事后對假冒商標的商品代為銷售的,也應以假冒注冊商標罪論處,構成假冒注冊商標罪的共犯。

 (2)必須是在同一種商品上使用和他人相同的商標。
我國《商標法》第52條第2項將銷售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商品的行為界定為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行為。對于因商標侵權行為而引起的糾紛,由當事人協商解決;不愿協商或者協商不成的,商標注冊人或者利害關系人可以向人民法院起訴,也可以請求工商行政管理部門處理。對于什么是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的商品,在民法理論中認為系在同一種商品或者類似商品上使用與注冊商標相同或近似的商標的商品。但如需追究這種侵權行為的刑事責任,則必須將范圍嚴格限制在同一種商品上使用相同的注冊商標。‘2對于相同的商標的理解,《解釋》作出了進一步的規定:所謂“相同的商標”,是指與被假冒的注冊商標完全相同,或者與被假冒的注冊商標在視覺上基本無差別、足以對公眾產生誤導的商標。因此,即使是在同一種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近似的商標的,或者在類似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的商標的,或者在類似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近似的商標的,且會暗示該商品與馳名商標注冊人存在某種聯系,從而可能使馳名商標注冊人的權益受到損害的,即使情節嚴重,也不能以假冒注冊商標罪定罪處罰,只能追究其行政責任和民事責任。
 (3)對馳名商標采取特殊刑法?;さ惱?。
 對于馳名商標,民事法律上對其采取了特殊?;さ腦?,即在適用對普通商標?;け曜嫉幕∩?,采取了更為有力的?;な侄?。如我國《商標法》第13條規定:就相同或者類似商品申請注冊的商標是復制、摹仿或者翻譯他人未在中國
注冊的馳名商標,容易導致混淆的,不予注冊并禁止使用。就不相同或者不相類似商品申請注冊的商標是復制、摹仿或者翻譯他人己經在中國注冊的馳名商標,誤導公眾,致使該馳名商標注冊人的利益可能受到損害的,不予注冊并禁止使用??杉?,從民事、行政角度看,對于馳名商標的?;ぜ壕攪似脹ㄉ癱甌匭朐諼夜⒉崆冶匭朧竊諭?、相似商品的限制。然而, 97年《刑法》侵犯知識產權罪一節中自始至終從未對馳名商標有過任何表述,根據罪刑法定原則,即使是對馳名商標的?;?,也僅能在《刑法》規定的范圍內,采取與普通商標相同的?;し絞?。
(4)構成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必須達到數額較大。
刑法中對于銷售假冒注冊商標商品且達到銷售金額數額較大的行為才予以定罪處罰,換言之,如未達到銷售金額數額較大,則僅可能追究行政責任或民事責任。
 “兩高”《解釋》的第1條即對于什么是本罪數額較大的標準進行了界定:銷售明知是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銷售金額在5萬元以上的,屬于《刑法》第214條規定的“數額較大”,應當以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判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罰金。此外,該解釋還確定了25萬元是構成本罪銷售金額數額巨大的標準。

一是銷售金額的概念
所謂銷售金額,顧名思義就是銷售貨物的金額,看似簡單明了,但卻存在歧義。銷售假冒注冊商標商品的過程,包含儲存、運輸、銷售,還包括進貨,在不同的階段,貨物的價格都不一樣?!緞譚ā誹蹺鬧脅⑽炊?ldquo;銷售金額”的定義進行明確,因此,對于本罪數額的認定在實踐中曾有不同的理解。司法實踐中一度認為此銷售金額指的是營業收入,即在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過程中,扣除自己經營的成本所得到的利潤,其理由是在全國人大常委會于1993年2月22口通過的《關于懲治假冒注冊商標犯罪的補充規定》中,增設了銷售假冒注冊商標商品罪,其具體表述為“銷售明知是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違法所得數額較大的行為”。當時對“違法所得”的概念并沒有加以明確,而是由最高人民法院隨后將之解釋為“非法獲利數額”,從而成為認定本罪銷售金額的標準。‘與此后,越來越多人傾向于將銷售金額理解為不僅包括實際銷售產品的金額,還包括尚未銷售但可能銷售出去的產品金額,筆者贊同此觀點。此外,“兩高”《解釋》第9條第1款亦規定:“《刑法》第214條規定的‘銷售金額’,是指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后所得和應得的全部違法收入。”

二是確定銷售金額的刑法標準
本罪的銷售金額是指己銷售商品的價格和尚未銷售商品的貨值金額。實踐中,行為人進貨后,總要和買家談妥價格才能實現銷售的目的,在某些場合,行為人會掛出商品標價,而買家當然要與行為人溝通以尋求一定的降價空間,因而
往往實際的成交價與行為人的掛牌標價不一致。此外,有些具有一定銷售規模的店鋪一般還會設立財務賬冊以記錄銷售的金額。因此,在典型的買賣交易過程中,出現了“掛牌標價”、“實際成交價”、“財務賬冊記載價”這三個概念。究竟應以哪一個價格作為定案依據?《解釋》第12條第1款對此作出了解釋:“本解釋所稱  ‘非法經營數額’,是指行為人在實施侵犯知識產權行為過程中,制造、儲存、運輸、銷售侵權產品的價值。己銷售的侵權產品的價值,按照實際銷售的價格計算。制造、儲存、運輸和未銷售的侵權產品的價值,按照標價或者己經查清的侵權產品的實際銷售平均價格計算。侵權產品沒有標價或者無法查清其實際銷售價格的,按照被侵權產品的市場中間價格計算。”該規定不僅明確了計算“銷售金額”的價格依據,還確立了運用這些價格依據的先后順序,即:“實際銷價、標價或實際銷售平均價、被侵權產品的市場中間價”的順位遞減關系。那么,只有在前一順位的價格無法查清時,才能以后一順位的價格為標準計算銷售金額。

四、此罪與彼罪的界限

(一)假冒注冊商標罪與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的區別

假冒注冊商標罪,是指未經注冊商標所有人的許可,在同一種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的商標,情節嚴重的行為。

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是指明知是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而予以銷售,銷售金額數額較大的行為。

從假冒注冊商標罪與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的定義可以看出假冒注冊商標罪與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的區別主要有:

1.行為對象不同

假冒注冊商標罪與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さ?a href="/wiki/term-4706.html" target="_blank">法益相同,但行為對象不同。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的行為對象是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假冒注冊商標罪的犯罪對象是他人注冊的商標。

2.客觀方面表現不同

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在客觀方面主要表現為行為人銷售明知是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假冒注冊商標罪卻表現為行為人未經注冊商標所有人許可,在同種商品上使用與他人已注冊商標相同的商標。

 

(二) 銷售偽劣產品罪與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的區別

銷售偽劣產品罪與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有一定的相似性,行為人所銷售的假冒他人注冊商標的商品往往會伴隨質量低劣的情形,因此經常導致一行為同時符合該二罪的構成要件。但二罪之間仍然存在一定區別,主要有以下幾方面:

1、客觀方面不同

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中銷售的是侵犯他人注冊商標專用權的商品,而銷售偽劣產品罪則側重的是質量低劣的產品。

2、犯罪客體不同

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所侵犯的客體是國家的商標管理制度與商標權利人的注冊商標專用權,并不在于產品本身的質量。而銷售偽劣產品罪所侵犯的客體則是國家對于產品的質量管理制度和消費者的合法利益,側重于對產品本身是否達到滿足消費者的需求標準及國家對于產品的質量標準。

 

(三) 非法經營罪與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的區別

非法經營罪,是指未經許可經營專營、專賣物品或其他限制買賣的物品,買賣進出口許可證、進出口原產地證明以及其他法律、行政法規規定的經營許可證或者批準文件,以及從事其他非法經營活動,擾亂市場秩序,情節嚴重的行為。其與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的不同主要有:

1、犯罪客體不同

非法經營罪侵犯的客體是國家限制買賣物品和經營許可證的市場管理制度,而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侵犯的客體是國家對商標的管理制度和他人注冊商標的專用權。

2、客觀方面不同

非法經營罪是表現為未經許可經營專營、專賣物品或者其他限制買賣的物品、買賣進出口許可證、進出口原產地證明以及其他法律、行政法規規定的經營許可證或者批準文件,以及從事其他非法經營活動,擾亂市場秩序,情節嚴重的行為。而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是行為人非法銷售明知是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銷售金額數額較大的行為。

 

(四) 非法制造、銷售非法制造的注冊商標標識罪與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的區別

非法制造、銷售非法制造的注冊商標標識罪,是指自然人或者單位,故意偽造、擅自制造他人注冊商標標識,或者銷售偽造、擅自制造的注冊商標標識,情節嚴重的行為。

1. 客觀方面不同

非法制造、銷售非法制造的注冊商標標識罪客觀方面表現為違反商標管理法規,偽造、擅自制造他人注冊商標標識或者銷售偽造、擅自制造的商標標識。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的客觀方面必須具有經銷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并且經銷金額較大的行為。

  1. 行為對象不同

非法制造、銷售非法制造的注冊商標標識罪與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さ姆ㄒ嫦嗤?,但行為對象不同。非法制造、銷售非法制造的注冊商標標識罪的行為對象是商標標識,具體是指商品本身或其包裝上使用的附有文字、圖形或文字與圖形的組合所構成的商標圖案的物質實體,如商標紙、商標標牌、商標標識帶等。而假冒注冊商標罪的犯罪對象是他人注冊的商標。

 

五、此罪與非罪的界限

第一,行為人是否“明知是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是區分罪與非罪的前提條件。行為人的確不知其商品為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而予以銷售的,不構成本罪。

根據2004年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侵犯知識產權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等規定,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認定或推定為“明知”:

(1)知道自己銷售的商品上的注冊商標被涂改、調換或者覆蓋的;

(2)因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受到過行政處?;蛘叱械9袷略鶉?、又銷售同一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的;

(3)偽造、涂改商標注冊人授權文件或者知道該文件被偽造、涂改的;(4)行為人曾被有關部門或者消費者告知所銷售的是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的;

(5)銷售商品的進價和質量明顯低于被假冒的注冊商標商品的進價和質量的;

(6)從非正常渠道取得商品后銷售的;

(7)根據行為人本人的經驗和知識,知道自己銷售的是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的;

(8)其他能夠推定行為人知道是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的情形。

 

第二,本罪的數額標準問題。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侵犯知識產權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2004)的規定:

銷售明知是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銷售金額在五萬元以上的,屬于刑法第二百一十四條規定的“數額較大”,應當以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判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罰金。

銷售金額在二十五萬元以上的,屬于刑法第二百一十四條規定的“數額巨大”,應當以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判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六、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犯罪停止形態

1、判斷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未遂的標準

《刑法》第23條規定:己經著手實行犯罪,由于犯罪分子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的,是犯罪未遂。對于未遂犯,可以比照既遂犯從輕或者減輕處罰。
首先,對于本罪而言,著手實施犯罪,是認定未遂首先要判斷的要素。然而在實踐中如何看待己著手實施“銷售”的行為,較難把握,理論上也存在不同的觀點,主要有廣義說和狹義說之分,區別主要在于是否把“購買、進貨、儲存”
等行為看成銷售行為的一部分。如采用狹義說將購買、進貨、儲存與銷售行為人為割裂開,最終只能將尚未銷售的狀態看成犯罪預備,從而導致本罪犯罪成本過低,無法有效打擊犯罪并?;ず戲ㄈㄒ?。因而實踐中一般采取廣義說,將整個購買、進貨、儲存的行為與銷售行為看成一個整體,只要行為人實施了購買、進貨或儲存行為,即使未銷售而被工商、質檢、公安等有關部門查獲,亦視為己著手實施犯罪,只是由于意志以外因素而未得逞。

其次,認定本罪未遂需要達到構成犯罪所要求的立案追訴標準。就本罪特征而言,其未遂與既遂有著巨大的社會危害性差異。本罪的未遂犯往往是購入了大量假冒注冊商標的侵權商品,并處于倉儲、運輸、銷售狀態,但由于意志以外原因而尚未達到其成功銷售的目的,對于尚未銷售的商品,司法者一般會將其依法扣押并銷毀,防止其流入市場而出現魚目混珠的情況,也有效防止了商標被非法濫用而導致商標價值受損的危害后果。此外,只有一行為達到一定的社會危害性程度才需要以刑法予以調整。以本罪而言,人民幣5萬元作為立案追訴標準是合理的:刑法是最低的道德標準,行為人實施了一不當行為,首先應受到道德規范的調整,其次是民事、行政法律規范的調整,只有達到了必須要用刑法來調整時才有必要作刑法評價。對于輕微的不當行為或者違法行為,由于其造成的社會危害性相對較小,尚不需以刑法進行調整。因此,本罪如銷售金額數額未達到5萬元,同時與尚未銷售的商品的貨值金額累加也不足巧萬元,則應認定不符合本罪的立案追訴標準,不作為犯罪處理,而非犯罪未遂。
因此,實踐中對于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尚未銷售,貨值金額單獨或與己銷售金額累計達到巧萬元以上的,才以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未遂)定罪處罰,與本罪既遂犯5萬元的立案追訴標準有明顯的差異。

2、既未遂并存的犯罪停止形態辨析  

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雖然在刑法理論中被歸類為數額犯,但其與盜竊罪等普通的數額犯還是有所不同。構成本罪的具體犯罪行為往往存在一定的連續性,是一次一次銷售行為的累積。實踐中,在查獲此類犯罪時,往往是處于部分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己被銷售,而部分尚未銷售的狀態。同一案件中,既遂與未遂共存時,如何定罪量刑,學者鮮有涉及,因此,實踐中也缺乏統一的標準。筆者試區分情況予以分析。
第一種情況:當己銷售部分的數額己達到本罪立案追訴標準,而未銷售部分尚未達到認定本罪未遂犯所要求的數額標準時,實踐中一般有兩種做法:一是只認定既遂部分,而將未銷售部分僅作為情節予以考慮,在認定犯罪的數額時不予評價。另一種做法是將未遂部分的數額與既遂部分累加,予以一并計算。
第二種情況:當己銷售部分的數額尚未達到構成本罪既遂的數額標準,而未銷售部分卻己達到本罪未遂犯的立案追訴標準時,實踐中的做法與上述第一種情況類似,或作情節考慮,或累加后合并計算。    第三種情況:當己銷售和未銷售部分均己分別達到各自停止形態的立案追訴標準或均未達到時,又應采取上述何種方法來定罪處罰?數罪并?;蚴欠直鴆蝗銜欠缸?實踐中對此眾說紛紜,分歧較大。
我們應當對上述情況予以區分,采用合理的方式確定相對正確的評價方式,以避免刑事司法的不確定性。
首先,對于能夠查清的銷售數額,有條件的情況下應當對其作出刑罰評價,這是刑法罪刑相適應原則所要求的。無論是對于己銷售的部分還是未銷售的部分而言,都是行為人所實施的侵權行為,其應當承擔相應責任,其行為也應當受刑法評價。以第一種情況為例,假設既遂部分為24萬元,未遂部分為1萬元,如僅將未遂部分的1萬元作為情節考慮,則法官只能作銷售金額較大的認定,并將未遂部分的1萬元作為酌定情節予以考慮,然而最終將在有期徒刑3年以下予以處罰。這種情況將面臨尷尬,因為如果上述25萬元全部系未銷售的貨值,則應構成本罪的未遂犯,且符合數額巨大,法官將首先在有期徒刑3年以上7年以下進行判斷,其次才考慮是否適用未遂條款進行從輕或減輕處罰。顯然,24萬元既遂勢必比24萬元未遂的社會危害性更大,前者在有期徒刑3年以下予以處罰,而后者卻最高能判處7年有期徒刑,顯然不合理。究其原因,則是司法者僅將未遂部分的1萬元作為了情節考慮,使得該1萬元不能得到正確評價。筆者認為,第一種情形下,司法者應當先將二部分數額累加后進行評價,再根據由于未銷售部分的數額己被視作既遂部分累加而酌情從輕處罰,因為這和全部既遂的情形畢竟有所區別。
其次,對于第二種情況而言,假設己銷售部分僅為1萬元,而未銷售部分達24萬元,此時如將1萬元視作情節,法官將只能對行為人在有期徒刑3年以下進行處罰,相反,如果將該1萬元與未銷售部分的24萬元累加,則將使得數額達到25萬元,達到數額巨大的標準,這亦表示法官將不得不在有期徒刑3年以上7年以下的范圍內進行自由裁量。在第二種情況下,將1萬元視作未銷售部分進行累加己然作出了對行為人有利的判斷,如僅將該1萬元作為情節,則有放縱犯罪之嫌。筆者認為在第二種情況下,應當先將二部分數額累加后進行評價并適用未遂條款后,再對己銷售的部分酌情評價。
 再次,在第三種情況中對于當己銷售部分和未銷售部分分別己達到本罪既遂和未遂的立案追訴標準的情況,實踐操作中有僅以既遂論處而不再追究其未遂的刑事責任的做法,有在以既遂論處的同時將未遂作為量刑從重的情節來考慮,當然也不排除有極少的觀點認為應以數罪論處的。22筆者認為這種情況應以犯罪既遂定罪處罰。理由是,同一罪名中既遂部分和未遂部分同時并存時,一般應確定犯罪行為的停止形態為既遂,同時排除同罪中的數罪并罰。在部分行己構成犯罪既遂的情況下,如僅因為另一部分行為屬未遂性質而將整體行為認定為犯罪未遂,則使得既遂的停止形態處于不確定狀態,與刑法理論相悖。當然,將該行為整體評價為犯罪既遂后,必須在量刑上對未遂部分予以考慮。實踐中對于這種情況的量刑方式又有不同。其一是將未遂部分銷售金額與既遂部分的數額累加,以總數額求得其量刑幅度為基礎,再根據未遂部分在總數額中所占的比例將該部分單獨適用未遂條款進行從輕或減輕處罰;其二是將兩部分行為分別求得量刑幅度,再進行累加;其三則是在第二種方式的基礎上進行有限的從輕,有如“先減后并”的數罪并罰一般。為便于理解,筆者舉例說明。假設己銷售部分為A,未銷售部分為B,己銷售金額5萬元計作5A,未銷售100萬元則計作100B,適用未遂條款均為從輕處罰而非減輕處罰。在己銷售5萬元,未銷售20萬元的情況下,如按上述第一種量刑方式計算,則為5A+20B=25A,顯然25A>25B。按照這種方式量刑,25A屬于銷售金額數額巨大,應在有期徒刑3年以上7年以下予以處罰,此時無論將20B按照未遂條款如何評價,都無法改變最低刑為3年有期徒刑的局面,因為即使以全部未遂的25B計算,在適用從輕處罰的前提下,也至少將受到3年有期徒刑的刑罰?;謊災?,在上述前提下,只要最終A+B結果大于25A,無論既遂部分和未遂部分的比例為何,法官將只能在有期徒刑3年以上進行有限的自由裁量。如以第二種方式計算,5A可判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20B可判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對5A和20B分別從輕處罰后,5A+20B能夠突破有期徒刑3年的限制而上下浮動。第三種方式雖有重復評價之嫌,但筆者卻認為其是科學的。
理由是,參考《刑法》各論中的各罪名設置,往往犯罪數額越大,不同刑格間的幅度也就越大,如本罪既遂犯銷售金額5萬元至25萬元對應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25萬元以上為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有期徒刑1年與2
年的數額差別至多為2萬元,然而有期徒刑6年與7年之間的數額差別則遠大于20萬元,甚至高達數百、上千萬元。為更好地理解第三種量刑方式的合理性,筆者舉例說明。50A在實踐中很可能只被判處3年有期徒刑,而分為25A+25B則
至少將被合計判處6年有期徒刑,然而又無法否認25A+25B<50A的事實。因此,第三種算法按照第二種算法計算后再進行有限從輕,是合理的。此外,第三種算法的優點在于,其能根據不同的既遂、未遂數額比例從而作出不同的判決,最大限度地保障法官的自由裁量權,使得刑事判決更為合理合法。筆者認為,在現行
《刑法》未對此類情況作出明確規定時,司法者應當根據有利于被告人的精神,根據銷售金額總額大小的不同,選擇性地采取方法一或方法三的方式,就低進行評價。
最后,《立案追訴標準(二)》第70條對于己銷售、未銷售部分均未獨立達到犯罪標準的情況予以了規定:銷售金額不滿5萬元,但己銷售金額與尚未銷售的貨值金額合計在巧萬元以上的,應予立案追訴。此時應當認定為犯罪未遂,不僅因為該條中以未遂的立案追訴標準巧萬元為標準,而且體現了有利于行為人的原則。

七、罪數形態

第一,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可能同時觸犯銷售偽劣產品罪,因為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通常屬于偽劣產品,由于行為人僅實施了一個銷售行為,故成立一個行為觸犯數個罪名想象競合犯,從一重罪論處。

第二,假冒注冊商標的犯罪人銷售自己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的,只成立假冒注冊商標罪,不另成立本罪。但是,上述結論僅就同一商品而言。如果行為人在此商品上假冒他人注冊商標,同時又銷售他人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則成立數罪,實行并罰。

八、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的共同犯罪

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的共同犯罪是兩個以上的自然人、單位或者自然人與單位之間共同故意銷售明知是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銷售金額數額較大的行為。

行為人明知是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而銷售的,并不與假冒注冊商標的犯罪人構成共犯。但是,如果行為人事先與假冒注冊商標的犯罪人通謀,然后分工合作,其中有的人制造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有的人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的,便構成共犯。在這種情況下,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實際上是假冒注冊商標罪的共同犯罪行為的組成部分,對行為人均應以假冒注冊商標罪的共犯論處。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國家煙草專賣局《關于辦理假冒偽劣煙草制品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問題座談會紀要》第四條,關于共犯問題

知道或者應當知道他人實施本《紀要》第一條至第三條規定的犯罪行為,仍實施下列行為之一的,應認定為共犯,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1、直接參與生產、銷售假冒偽劣煙草制品或者銷售假冒煙用注冊商標的煙草制品或者直接參與非法經營煙草制品并在其中起主要作用的;

    2、提供房屋、場地、設備、車輛、貸款、資金、賬號、發票、證明、技術等設施和條件,用于幫助生產、銷售、儲存、運輸假冒偽劣煙草制品、非法經營煙草制品的;

    3、運輸假冒偽劣煙草制品的。

    上述人員中有檢舉他人犯罪經查證屬實,或者提供重要線索,有立功表現的,可以從輕或減輕處罰;有重大立功表現的,可以減輕或者免除處罰。

 

九、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立案標準

刑法第二百一十四條,銷售明知是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銷售金額數額較大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罰金;銷售金額數額巨大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本罪的銷售金額要求達到“數額較大”,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侵犯知識產權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2004)的規定:

銷售明知是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銷售金額在五萬元以上的,屬于刑法第二百一十四條規定的“數額較大”,應當以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判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罰金。

銷售金額在二十五萬元以上的,屬于刑法第二百一十四條規定的“數額巨大”,應當以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判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根據最高人民檢察院和公安部《關于經濟犯罪案件追訴標準的規定》,銷售明知是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個人銷售數額在十萬元以上的,單位銷售數額在五十萬元以上的,屬于“數額較大”,應予追訴。

 

根據《刑法》第312條的規定,將“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的“立案標準”總結如下:

銷售明知是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銷售金額達到數額較大的,則應該被追究刑事責任。本罪“數額較大”的標準為銷售金額5萬元以上;“數額巨大” 的標準為銷售金額25萬元以上。

根據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公安機關管轄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訴標準的規定(二)》:

第七十條,銷售明知是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應予立案追訴:
(一)銷售金額在五萬元以上的;
(二)尚未銷售,貨值金額在十五萬元以上的;
(三)銷售金額不滿五萬元,但已銷售金額與尚未銷售的貨值金額合計在十五萬元以上的。

第八十九條 對于預備犯、未遂犯、中止犯,需要追究刑事責任的,應予立案追訴。 
    第九十條 本規定中的立案追訴標準,除法律、司法解釋、本規定中另有規定的以外,適用于相應的單位犯罪。 
    第九十一條 本規定中的“以上”,包括本數。

十、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刑事責任

犯本罪,數額較大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罰金。數額巨大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單位犯本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照前款的規定處罰。

十一、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量刑意見

銷售明知是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一十四條的規定,以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未遂)定罪處罰:

(一)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尚未銷售,貨值金額在十五萬元以上的;

(二)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部分銷售,已銷售金額不滿五萬元,但與尚未銷售的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的貨值金額合計在十五萬元以上的。
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尚未銷售,貨值金額分別達到十五萬元以上不滿二十五萬元、二十五萬元以上的,分別依照刑法第二百一十四條規定的各法定刑幅度定罪處罰。
銷售金額和未銷售貨值金額分別達到不同的法定刑幅度或者均達到同一法定刑幅度的,在處罰較重的法定刑或者同一法定刑幅度內酌情從重處罰。

 

十二、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相關法律法規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一十四條 【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

銷售明知是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銷售金額數額較大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罰金;銷售金額數額巨大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公安機關管轄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訴標準的規定(二)》(節錄)

(2010年5月7日 公通字[2010] 23號)

第七十條 [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案(刑法第二百一十四條)]銷售明知是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應予立案追訴
(一)銷售金額在五萬元以上的; 
(二)尚未銷售,貨值金額在十五萬元以上的; 
(三)銷售金額不滿五萬元,但已銷售金額與尚未銷售的貨值金額合計在十五萬元以上的。

第八十九條 對于預備犯、未遂犯、中止犯,需要追究刑事責任的,應予立案追訴。 
第九十條 本規定中的立案追訴標準,除法律、司法解釋、本規定中另有規定的以外,適用于相應的單位犯罪。 
第九十一條 本規定中的“以上”,包括本數。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侵犯知識產權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節錄)

(2004年12月22日 法釋[2004] 19號)

 

第二條 銷售明知是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銷售金額在五萬元以上的,屬于刑法第二百一十四條規定的“數額較大”,應當以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判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罰金。

銷售金額在二十五萬元以上的,屬于刑法第二百一十四條規定的“數額巨大”,應當以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判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第九條 刑法第二百一十四條規定的“銷售金額”,是指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后所得和應得的全部違法收入。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屬于刑法第二百一十四條規定的“明知”:

(一)知道自己銷售的商品上的注冊商標被涂改、調換或者覆蓋的;

(二)因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受到過行政處?;蛘叱械9?a href="/wiki/term-372.html" target="_blank">民事責任、又銷售同一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的;

(三)偽造、涂改商標注冊人授權文件或者知道該文件被偽造、涂改的;

(四)其他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是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的情形。

第十五條 單位實施刑法第二百一十三條至第二百一十九條規定的行為,按照本解釋規定的相應個人犯罪的定罪量刑標準的三倍定罪量刑。

第十六條 明知他人實施侵犯知識產權犯罪,而為其提供貸款、資金、賬號、發票、證明、許可證件,或者提供生產、經營場所或運輸、儲存、代理進出口等便利條件、幫助的,以侵犯知識產權犯罪的共犯論處。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非法生產、銷售煙草專賣品等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節錄)

(2010年3月26日 法釋[2010] 7號)

 

第一條(第三款)銷售明知是假冒他人注冊商標的卷煙、雪茄煙等煙草專賣品,銷售金額較大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一十四條的規定,以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定罪處罰。

第五條 行為人實施非法生產、銷售煙草專賣品犯罪,同時構成生產、銷售偽劣產品罪、侵犯知識產權犯罪、非法經營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

第六條 明知他人實施本解釋第一條所列犯罪,而為其提供貸款、資金、賬號、發票、證明、許可證件,或者提供生產、經營場所、設備、運輸、倉儲、保管、郵寄、代理進出口等便利條件,或者提供生產技術、卷煙配方的,應當按照共犯追究刑事責任。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辦理侵犯知識產權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節錄)

(2011年1月10日 法發[2011] 3號)

 

八、關于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犯罪案件中尚未銷售或者部分銷售情形的定罪量刑問題

銷售明知是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一十四條的規定,以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未遂)定罪處罰:

(一)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尚未銷售,貨值金額在十五萬元以上的; (二)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部分銷售,已銷售金額不滿五萬元,但與尚未銷售的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的貨值金額合計在十五萬元以上的。
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尚未銷售,貨值金額分別達到十五萬元以上不滿二十五萬元、二十五萬元以上的,分別依照刑法第二百一十四條規定的各法定刑幅度定罪處罰。
銷售金額和未銷售貨值金額分別達到不同的法定刑幅度或者均達到同一法定刑幅度的,在處罰較重的法定刑或者同一法定刑幅度內酌情從重處罰。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國家煙草專賣局《關于辦理假冒偽劣煙草制品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問題座談會紀要》

(2003年12月23日 高檢會[2003] 4號)

 

二、關于銷售明知是假冒煙用注冊商標的煙草制品行為中的“明知”問題

    根據刑法第二百一十四條的規定,銷售明知是假冒煙用注冊商標的煙草制品,銷售金額較大的,構成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

    “明知”,是指知道或應當知道。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認定為“明知”:

    1、以明顯低于市場價格進貨的;

    2、以明顯低于市場價格銷售的;

    3、銷售假冒煙用注冊商標的煙草制品被發現后轉移、銷毀物證或者提供虛假證明、虛假情況的;

    4、其他可以認定為明知的情形。

四、關于共犯問題

    知道或者應當知道他人實施本《紀要》第一條至第三條規定的犯罪行為,仍實施下列行為之一的,應認定為共犯,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1、直接參與生產、銷售假冒偽劣煙草制品或者銷售假冒煙用注冊商標的煙草制品或者直接參與非法經營煙草制品并在其中起主要作用的;

    2、提供房屋、場地、設備、車輛、貸款、資金、賬號、發票、證明、技術等設施和條件,用于幫助生產、銷售、儲存、運輸假冒偽劣煙草制品、非法經營煙草制品的;

    3、運輸假冒偽劣煙草制品的。

    上述人員中有檢舉他人犯罪經查證屬實,或者提供重要線索,有立功表現的,可以從輕或減輕處罰;有重大立功表現的,可以減輕或者免除處罰。

五、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參與實施本《紀要》第一條至第三條規定的犯罪行為的處罰問題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生產、銷售偽劣商品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的規定,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參與實施本《紀要》第一條至第三條規定的犯罪行為的,從重處罰。

 

《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2001年修正)》(節錄)

(1983年3月1日)

 

第五十九條(第三款) 銷售明知是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構成犯罪的,除賠償被侵權人的損失外,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編輯本段

突出貢獻者

更多

協作編輯者

詞條統計